2019年12月31日499期4版
2020-04-07 12:07 校报编辑部 

夜 雪

● 丹青

夜,深了

人们早已进入梦的世界

天空里的星星只有零星几颗

月亮

早已被阴云藏了起来

世界静悄悄的

万物似乎陷入了沉睡

天空下的世界一片静谧

天空上的世界却热闹了起来

几片雪花悄然无声的来到了世间

未曾沉睡的万物

在它们之后

万千雪花从天穹飘落

在风的陪伴下飞到世界各处

装扮这安静的世界

为这临近尾声的晚冬布置着最后的舞台

晨时

大地一片银装素裹

仿佛,铺满了棉花糖

迎来了今年最后一片雪原

世界静悄悄的

似是为这个落幕的冬拉下最后的帷幕

送给这个晚走的冬

一份落幕的礼物

 

红旗渠精神永流传

● 郝文清

说到红旗渠,可所谓人尽皆知!于我而言,红旗渠不仅是一条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人工渠,更是老一辈人为我们年轻一辈开凿的精神之渠。她是一条渠,是物质上的渠,但她所蕴含的修渠人锲而不舍的意志,是精神的。

红旗渠位于河南省林州市,是20世纪60年代林县人民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从太行山腰修建的引漳入林的工程,被称为“人工天河”。红旗渠工程于19602月动工,19697月支渠配套工程全面完成。削平了1250座山头,架设了151座渡槽,开凿了211个隧洞,修建各种建筑物12408座,挖砌土石达2225万立方米,红旗渠总干渠全长70.6公里,干渠支渠分布全市乡镇。

初见红旗渠,是暑假的一天。父亲驾车带着我们一家向山上开进。经过漫长的山路,终于到了期待已久的红旗渠。红旗渠是人工修筑的水渠,沿着渠走可以发现很多人工开凿的痕迹,老炮洞就是当初用火药开山炸出来的,是当时人们的智慧结晶,现已作为景点供人们观赏。接着,我们通过了令人惊险刺激的一线天,一线天长50余米,宽只有0.4米,仅容一人单身独行,遇到体壮身宽者尚需侧身吸肚才能通过。仰望崖尽之处,仅见一线天光;回首来处,外部成为线条世界。还有鹰嘴崖,悬空索道等等。青年洞是红旗渠总干渠主要工程之一,位于任村镇卢家拐村西,有“鸡鸣一声闻三省”之说的牛岭山村下方,从鬼斧神工、陡峭如切的小鬼脸上穿过。因参加凿洞的突击队是从全县民工中抽调出来的300名优秀青年,故取名叫“青年洞”。观光途中,我们看到有很多墙壁都写有毛主席的话,斑斑驳驳的字迹一定是经过许久的岁月洗涤。无论是悬崖边,还是石缝里,都能看到人们挥洒过汗水的痕迹,还有对共产党坚定的信念。我们父辈们用他们的汗水和双手,一点点开辟出现如今令人叹为观止的红旗渠。

红旗渠也受到很多老一辈的领导人的赞扬。195811月,毛主席在新乡火车站亲切接见红旗渠的主要决策者林县县委书记杨贵:“林县的杨贵,我知道你,听说你治水很有一套。”1970年代,毛主席看过《红旗渠》新闻记录电影片后说:“我们有了林县人民这种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建设好社会主义新中国就有希望了!”邓小平副总理率团参加联合国第六次特别大会,带了10部电影纪录片到联合国放映,第一部就是中央新闻记录片场在红旗渠建设工地十年跟踪,拍摄完成的大型纪录片《红旗渠》。我为我们家乡的红旗渠感到骄傲。

林州是红旗渠的故乡,红旗渠精神的发祥地。上世纪60年代,在共和国最艰苦的岁月,林州人民凭借一锤一钎一双手,苦战十年,在太行山的悬崖峭壁上建成了全长1500公里的人工天河——红旗渠。孕育形成的“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红旗渠精神,已经融入百万林州人的血脉和灵魂,一代又一代林州人高扬精神旗帜,持续创业奋斗,谱写了“战太行、出太行、富太行、美太行、福太行”创业发展光辉篇章。

就是这样一幅美丽又壮阔的风景构成了我的家乡。而红旗渠精神为林州锦上添花。

 

从“九才李”到“韭菜里”

● 张海鹏

村,或坐落于肥沃平原,或镶嵌于逶迤丘陵,或傍水而居,或依溪而住,而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特殊的符号——村名,正是地图上一个又一个村名错落联结,才绵延成一个万里壮美河山的中国。

村名不仅仅是一个村庄的称呼,也是一个村庄的由来、历史、位置等诸多因素的总和,更是村里每一个人的血脉根源、身份认同和情感归依。即便你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你也知道你的根系最初如何生长;即使故乡已经不是童年的模样,故乡的名字也永远躺在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中原大地上村落众多,各种各样的村名繁若群星。位于平顶山市鲁山县张官营镇东南2.5公里的韭菜里村,就是众多繁星中的一点。它东与叶县任店镇新营村(原名汪营村)相接,西隔犨河与张官营镇街为邻,现有123户,640余人,村子不大,那“韭菜里村”名又是如何而来呢?难道村子的来历与韭菜有关?

追本溯源,回顾历史。关于韭菜里村的来历大抵有以下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确实与韭菜有关。传说,建村时挖井,井旁有土丘,土丘上生有韭菜,故取为村名,虽有些荒谬,但不乏一定的科学性。当然还有另一种为村民广为流传的说法,说的是清朝的时候,这个村子里面有一户姓李的人家,生有9个儿子,这户李姓人家十分注重对9个孩子的培养,送入私塾进行教育,孩子们个个都很好学,而且非常勤奋,长大后皆学有所成,先后考中了秀才、举人、进士等,成为了国家有用的人才。这户李姓人家以及这个村子也因此为众人所知,于是乡亲们口口相传,把这个村子称做“九才李村”,后因方言谐音误传为“韭菜里村”,一直呼喊至今。尤其是韭菜里村勤劳、朴实、好学、向善、积极进取的民风也一直延续至今。

辗转变迁,历经沧桑。鲁山解放前,韭菜里村隶属几经变更。明嘉靖属大宁乡,清嘉庆属简里,1932年属汝州第十区,1945年至194710月属鲁山张官营镇,194711月归叶县,1948年复归鲁山第三区。鲁山解放后,韭菜里村长时间属于张官营地区管辖。1958年属张官营公社安寨大队,1981年置韭菜里大队,1983年属张官营乡,1989年至今归张官营镇。

经过百余年的演变,韭菜里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近年来,在村两委的积极努力和社会各界的热心帮助下,韭菜里村不断加大产业发展、设施建设、环境整治、乡风文明建设力度,因地制宜发展“一村一品”特色产业扶贫项目,努力建设美丽乡村。

村名如人名,一般不轻易更改。在误写、传讹、简化、趋吉等多方面的特殊情况下,村民便主动或被动改名。从“九才李村”到“韭菜里村”的变更,不仅反映出生产、方言等诸多方面的民俗事象,还蕴含丰富的传统文化内涵。

即便你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你也知道你的根系最初如何生长;即使故乡已不再是童年的模样,故乡的名字也永远躺在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草木于我

● 赵煦

我爱人间,犹爱人间草木。趣如汪先生:“一定要爱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

我对植物的喜爱可以算得上耳濡目染。我的父亲是一个极其爱花、怜花的人。家中阳台上躺满了父亲养育的花花草草。得闲时,父亲就手持喷壶,给花儿们来场盛大的沐浴。忙到极致,却也不忘叮嘱我和母亲照顾好他的宝贝们。花儿们在一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同我一般茁壮成长。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常常和父亲攀山玩水。稚嫩的我恨不得把娃娃塞满整个车厢,而父亲的必备物却是叮咚咣当的锄头、小铁锹们。我好奇地问:“爸爸,你要把大山移回家吗?”游到群山偏僻处,常见一二稀奇草木,父亲便似见了珍宝般,小心翼翼的打包好这些来自大山的馈赠,于家中作珍藏。那些年,我听到最多的词是“花卉”“嫁接”。

家在楼房,一隅阳台也不够承载父亲热烈而深沉的爱花之心。于是这份热气腾腾的深情便随着父亲来到了老家的院子里。一年四季,花香不断。那里一直都是我和父亲的秘密基地。

后来我逐渐长大、成年,骨子里像是复刻了父亲那颗热爱草木的心,滚烫、鲜活。年轻气盛,却也时常囿于“惟草木之零落兮”的哀婉,意恐草凋,意恐木零。暮秋之时,草木纷纷然落下,无论她们情愿或并不愿。我俯下身子,拾起一片又一片树叶,欣赏它们细腻的纹理,抚摸它们被虫子叮咬过的身躯,然后大多数被我收藏进书本里,水分流失,容颜枯黄,化作标本,一年又一年。

我不愿失去,所以自私收藏。我时常思考,或许深埋泥土是她们最好的归宿,或许,我并不该如此自私。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尽管我很爱你,但我要克制,这或许是对你最大的保护。

我应该把你归还故里——那片你生长的土地。

 

关闭窗口
返回原图
/